傾心相印

在我連續10次抽友情池出三星卡,我就堅信今天運氣會很好!!!
閃閃出貨啦~三隻閃閃齊了!!!
萬歲!

當立香加入千里眼三人組06



更新不定,大機率會坑


只看過同人跟玩fgo,非正統月球人,ooc預警,有私設


主cp是咕哒閃閃/咕哒羅曼(當然說不定會變成咕哒all),但感情線慢熱,咕哒年紀還小呢!


基本上不走fgo劇情,以前傳跟日常為主


靠腦洞開文,需要支持鼓勵,求留言!!!


如果能接受,以下

……………………………………………………………

11

對於立香的教育,吉爾伽美什王分外得小心翼翼,他不能像往常那樣霸道的單方面做出全部的決定,自顧自的安排藤丸立香要走的道路,因為吉爾伽美什不用千里眼也能知道,這位誕生於時間彼端的千里眼持有者,定然有著屬於他的使命。藤丸立香絕不能成為可以被隨意擺布的軟弱之人。


如果那樣,身為純正的人類,藤丸立香會在千里眼帶來的龐大訊息量裡,迷失自我。


所以對於立香,吉爾伽美什並不教導他常見的知識或是任何魔術,這些在他得到千里眼後自然就能知道。


吉爾伽美什這位任性的唯我獨尊的王,只是磨練他,期許立香擁有一顆堅韌的心,要他如自己一般自我地行走於自己的道。


12

第一年,藤丸立香被吉爾伽美什帶著到處走,從冬木市的大街小巷到日本的每個城市再到世界的各個角落。


在吉爾伽美什在賭場日進斗金的背後,他看到在黑暗中輸的一塌塗地的人;在衣衫整潔的學生經過的巷子深處,有同樣穿著的人被抵在牆上,血流如注;觥籌交錯的晚宴上,整桌的精緻菜餚被完整的端下去,萬里之外是赤地千里戰火紛飛。


小孩子被嚇得半夜睡不著覺,跌跌撞撞的跑到廁所乾嘔,吉爾伽美什不疾不徐地掏出手機,留下一張立香狼狽憔悴的照片。


烏魯克的王興味盎然地打量想躲開又站起來瞪著他的立香,那雙藍色的眼睛如今夾雜著憤怒、害怕、脆弱、逃避、厭惡、悲傷、困惑,什麼時候會成為海那般深邃天空那般遼闊,能包容的了一切?


“明天想去哪裡玩?” 吉爾伽美什倚著浴室的門漫不經心地問道。


聽到關鍵詞,藤丸立香的瞳孔緊縮,又低下頭乾嘔了幾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對上立香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害怕而紅了的眼眶,惡劣的男人發出肆意的笑聲。


“你這個模樣過於惹人憐愛了。” 吉爾伽美什感嘆道,紆尊降貴的走近立香,盤膝坐在他身側,抽了幾張紙巾擦拭他的臉又嫌棄的隨手一扔。


他把劇烈掙扎的小孩抱進懷中,輕輕地拍撫他的背,直到立香收起抗拒的姿態在他懷中放聲大哭。


“你……你壞,嗚嗚嗚……我、我討厭吉爾。” 立香斷斷續續地說道,他哭得有點抽搐,講話也模糊不清。


“哼!” 吉爾伽美什捏了一下立香的小臉,拉長了臉 “你就只喜歡老年的我或年幼的我嗎?”


“都是吉爾……都討厭。”


吉爾伽美什卻被這個回答取悅了,他拉開的與立香之間的距離,兩隻手捧起對方的眼,紅寶石般的眼睛銳利的看進另一雙藍色的。


“你在哭什麼?” 吉爾伽美什的注視彷彿直視人心,但立香並不會為這種感覺害怕,他的天性中有一種純徹的坦蕩。


年幼的孩子更多的是覺得委屈。


“……我為什麼要看這些?” 立香仰著頭,抽抽噎噎地問道,他心中困惑極了,卻又不知道要怎麼表達,最終只是憋出了這個問題。


但吉爾伽美什知道他心中所想。


好像有些地方不對勁但我不知道哪裡不對。這是孩子的困惑。


有些人好可憐但我不知道要怎麼辦。這是無能為力。


你帶我看了這麼多東西,是想要我做什麼?這是孩子在尋求指引。


我沒辦法解決,看了這些讓我很難過,我們不要出去玩了好不好?這是逃避。


你讓我難過了,是不是不喜歡我了?這是委屈。


“立香。” 吉爾伽美什難得正經的這樣稱呼他 “學會調節你的情緒。”


因為在不遠的將來,你會看到更多更多。


“不管你是怎麼看待這些事情、這些人的,都可以。”


但總有一天你會發現自己不能事不關己,因為未來是由你來決定的。


至少現在、在你踏上注定的道路之前…… “你有時間慢慢想。”


將忍不住打瞌睡的小孩放在床上,把孩子逗得崩潰大哭的吉爾伽美什果斷把年老的自己踢上線。


當立香加入千里眼三人組05



更新不定,大機率會坑


只看過同人跟玩fgo,非正統月球人,ooc預警,有私設


主cp是咕哒閃閃/咕哒羅曼(當然說不定會變成咕哒all),但感情線慢熱,咕哒年紀還小呢!


基本上不走fgo劇情,以前傳跟日常為主


靠腦洞開文,需要支持鼓勵,求留言!!!


如果能接受,以下

……………………………………………………………………………………

10

如果讓長大的立香回顧過去,那在冬木教會的那三年與吉爾伽美什共同生活的時光,大概是他過於精彩的人生中最接近童年的一段歲月。


雖然吉爾伽美什不是個會照顧小孩子的人,但一方面藤丸立香是個聽話又懂事的小孩子,在很多方面都能自己照顧自己;另一方面賢王真的算是很寵孩子的家長。


雖說寫了無數本的教學計畫,對著一個不到他腰高的小豆丁,賢王到底沒捨得下狠手,在三年中真正認真執行的可能只有黑歷史收集計畫。


就像收集遊戲CG,不論是賢王還是偶爾出現的幼閃、或是在賢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下跑出來逗小孩的英雄王,都對收集藤丸立香的黑歷史這件事情樂此不疲並且意外地充滿耐心。


賢王版本的吉爾伽美什就有一整本相簿是專門收集立香的睡姿的,就人選說包括個人照或是與賢王的合照;論地點包括床上或床下、家裡或外面;論姿勢可以說是仰躺、側臥、坐著打瞌睡一應具全。


其中甚至包括了一次從床上滾下去的瞬間抓拍,這張偉大的照片成功的消滅了半夜被立香踢醒的賢王的沖天怒火。


其他較為有趣的還有玩太累吃飯吃到一半飯還咬在嘴裡睡著的、出去看電影結果看不懂打瞌睡鼻孔戳到飲料杯的、或是在海邊的沙灘上睡著被螃蟹從身上爬過去的。


英雄王則致力於拍攝立香的各種表情,美其名是挖掘雜隱藏的天性,但事實上卻總是把小孩弄哭,將年老的自己踢上線收拾爛攤子,常常帶著立香到處跑,一開始是看恐怖片逛鬼屋打恐怖遊戲;後來隨著立香的驚嚇點和哭點愈來愈高,英雄王也想出了更多的方式來收集各種照片。


最有耐心的一件事情是花了一年的時間不斷餵藤丸立香吃糖果,在小孩因為牙疼哭得唏哩嘩啦的時候,幸災樂禍的拍下照片……當然,後來還是有從王之財寶中拿出藥水啦!


不過從此以後藤丸立香都會乖乖刷牙了呢!這說不定也是一種經驗教育。


幼吉爾的愛好相較之下可能算是比較正常一點。


他專門整理了一間會讓女孩子尖叫的房間,擺滿了各式各樣的衣服飾品,每當上線的時候就拉著立香玩奇蹟香香。


一整疊相簿都是玩偶裝、女裝、COS服的照片呢!


乖巧的好孩子立香 : “我什麼都不知道、那是誰我不承認。”


………………………………………………………………………………

小劇場

1. 一起出門

賢王會把小立香抱起來,不管是走路或是乘坐交通工具都不會放開呢!

英雄王會要立香自己走,自己走在前頭,但會放慢腳步,悄悄留意小鬼有沒有跟上。

幼吉爾會牽著立香的手,像一個年齡相近的鄰家哥哥帶著隔壁的弟弟一起玩。


2. 小立香心中的角色定位

賢王 : 寵孩子的家長、學識淵博的老師。其實立香雖然跟賢王相處最多但還是有點怕他,是那種小孩子擔心家長失望的那種怕。

英雄王 : 叛逆中二期的惡劣哥哥。有時候會很生氣,但氣好了還是想要一起玩,是三種版本的吉爾伽美什中最常跟立香吵架的那個。是的,立香會對A閃發脾氣。

幼吉爾 : 好脾氣的大哥哥,童年的玩伴。立香對於幼閃有一種佔有慾,不喜歡他跟其他人玩,所以幼閃有時候會故意裝作跟其他人玩的樣子來逗立香。


Ps.下一章要畫風突變了!!!!


當立香加入千里眼三人組04

更新不定,大機率會坑


只看過同人跟玩fgo,非正統月球人,ooc預警,有私設


主cp是咕哒閃閃/咕哒羅曼(當然說不定會變成咕哒all),但感情線慢熱,咕哒年紀還小呢!


基本上不走fgo劇情,以前傳跟日常為主


靠腦洞開文,需要支持鼓勵,求留言!!!


如果能接受,以下

……………………………………………………………………………………


08


把六年前寫的計畫書翻出來,看著當初殺氣騰騰的字跡,吉爾伽美什難得有些為難的皺起眉頭。


吉爾伽美什可以說是一位優秀的王者,但絕非一位優秀的教育者,高達A級的黃金率與領導力,讓他從不用為錢財發愁,也有絕對的能力去統御下屬臣民。


但這些都是他與生俱來的天賦與能力。


要如何教導一位年幼的孩子,型塑他的人格,使他成長為可以獨自面對世界的樣子,這對於吉爾伽美什來說也是一個難題。


特別是他見過為未來的立香。


不同於身為半神的吉爾伽美什、夢魔混血的梅林、擁有神似智慧但失去情感的所羅門,第四雙千里眼的持有者,藤丸立香是一位純粹的人類。


情感豐富完整、熱愛世界萬物、那怕慣見這世間的種種醜態仍然依舊堅信人類是值得拯救的。


他擁有著這世間最堅定的意志與璀璨的靈魂。


打開千里眼,注視著在冬木教會中到處亂晃的小孩子,吉爾伽美什難得的想嘆一口氣。


本王為什麼會想到把這個麻煩的雜種撿回來養著呢?


人類不是隨便長長,時間到了就能長到應該成為的模樣了嗎?


09

即使有諸多煩惱,吉爾伽美什Caster仍然是一位負責任的賢王。


抱持著 ‘王做什麼都會是最完美的’ 這種想法,糾結了幾天的新手爸爸/哥哥/老師/監護人正式上崗了。


“小鬼,” 吉爾伽美什在晚餐後隨手將藤丸立香提溜走 “從今天開始你住這裡。”


這是個與冬木教會畫風完全不同的房間。


門、窗、家具、天花板的周圍都鑲著金飾,四面牆上都掛著掛毯,地上也鋪著毛茸茸的地墊,天花板上畫著不知名的一系列故事,畫風看起來非常像古老的史詩,主角有著讓立香眼熟的金髮紅眼。


再加上一張帶著三層床簾的四腳大床,這簡直是古堡中國王寢室的高級配置。


“這是吉爾伽美什先生的房間嗎?” 立香仰頭問道。


“雖然還是過於簡陋了,但作為暫且落腳的行宮也不能要求過高。” 賢王對於年輕時的自己的品味接受良好,在這幾年也就這樣住了下來。


但是雖然貴為最古之王,年輕時是曾發布過初夜權的古代奴隸主,也無法否認吉爾伽美什現在是一位單身漢的事實。


在吉爾伽美什處理公事,放任立香自己探索房間時。


被從衣櫃中湧出的衣服掩埋/從沙發的間隙翻出半包沒吃完的薯片/想看影片卻連續打開10個空盒子,其中的CD片不翼而飛/採到亂丟在地上的公文夾滑倒的立香,再一次認識到自己的新任監護人不太靠譜的事實。


……………………………………………………………………

關於賢王為什麼不好好收拾房間?


吉爾.過去有奴僕服侍.衣服從來不穿第二次.幸運A想找什麼就找的到.從來不好好整理王財.伽美什 : 雜種,你在命令本王嗎?


PS.十五天沒有小說看得我快枯了QAQ


我弟弟真的是幸運ex的存在!!!一發呼符出玄奘!!!

當立香加入千里眼三人組03



更新不定,大機率會坑


只看過同人跟玩fgo,非正統月球人,ooc預警,有私設


主cp是咕哒閃閃/咕哒羅曼(當然說不定會變成咕哒all),但感情線慢熱,咕哒年紀還小呢!


基本上不走fgo劇情,以前傳跟日常為主


靠腦洞開文,需要支持鼓勵,求留言!!!


如果能接受,以下

………………………………………………………………………………

06

意外發生在立香進入孤兒院的第一天。


他與一個金髮紅眼的男人面面相覷,對方抓著他的後衣領,像拎一隻小貓一樣把他提了起來。


“雜種。” 男人用深沉的語氣吐出了絕對會教壞小孩子的稱呼,但立香本能的知道對方並不對他抱持惡意。


“你好。” 立香露出一個小小的微笑,他自我介紹道 “我叫藤丸立香。”


年幼的孩子在氣勢強盛的男人面前一點都不露怯。


“吉爾伽美什。” 男人有這樣說道 “記住本王的名諱吧!”


“嗯,不會忘記的。” 立香認真的保證道。


然後,他被流露出愉悅的男人抱在懷中。


一個有力而溫暖的擁抱。


這天開始,立香有了第二個家。


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吉爾伽美什先生不讓他叫父親。


07

立香開始了新的生活,他的新家庭有點奇怪。


他住在冬木教會中,光這個地點就有點奇怪了。


家庭成員也很奇怪,除了吉爾伽美什先生,還有一位名為言峰綺禮的神父。


在住進冬木教會的一段時間後,年幼的藤丸立香發現自己的新家庭成員都是中二病。


吉爾伽美什先生常常自稱本王,言峰神父也稱呼他為王。


雖然覺得有點怪怪的,但因為吉爾伽美什先生看起來很習慣這個稱呼,立香有時候也會偷懶這樣稱呼他,畢竟……這個名字是長了點。


立香也很奇怪吉爾伽美什先生為什麼會把他帶回冬木教會,因為他看起來沒有一點養孩子的意願,在立香來到冬木教會的一個星期中,他們只有在用餐時才會碰見,其他時間吉爾伽美什都不見人影。


言峰神父也很忙碌,所以立香通常都是自己一個人待在冬木教會裡。


話說……兩個大人把一個初到乍來的四歲小孩丟在陌生的地方,不擔心熊孩子拆家嗎?

………………………………………………………………………………………

過兩天要出國玩啦!基本上在七月下旬前都不會有更新啦!

這張感覺寫不好是硬擠出來的過度>0<

接下來就是賢王的主場了

可以先做一下說明

本文的時間線設定 :

1994年 冬木市第四次聖杯戰爭主要就是走fz原著劇情基本上不會涉及到

2001年 立香來到冬木市,現年4歲

2004年 是有所羅門參與的五戰(因為基本上是立香視角也不會涉及)

2015年 fgo劇情開始(也幾乎不會涉及)


主要是寫立香的成長史,會涉及:

2001-2004立香與吉爾伽美什的相處

2004-2015立香與所羅門的相處

不知道有多長,也沒有存稿,如果暑假結束前沒有完結可能就要等寒假了,當然也有可能到時候已經把fgo給a了,這篇文也就坑了。

如果要坑了,我會把腦洞集還有一些尚未寫到的設想放出來。

留言能給我更新的動力>_<


當立香加入千里眼三人組02



更新不定,大機率會坑


只看過同人跟玩fgo,非正統月球人,ooc預警,有私設


主cp是咕哒閃閃/咕哒羅曼(當然說不定會變成咕哒all),但感情線慢熱,咕哒年紀還小呢!


基本上不走fgo劇情,以前傳跟日常為主


靠腦洞開文,需要支持鼓勵,求留言!!!


如果能接受,以下

…………………………………………………………………………………

04

幼吉爾迅速地展開行動。


在一方面,他果斷地告訴言峰綺禮計畫取消,並從王財中堆積如山的寶物中尋找能補充魔力的寶具;另一方面,他私下快速的推廣冬木教會附屬孤兒院的名聲,並與多家醫院、學校、企業達成友好合作關係,增加孤兒院人員的複雜度,避免言峰綺禮一手遮天。


這兩項計畫中,後者大獲成功,使得言峰綺禮每天加班,白天應付來訪成員,晚上還要寫各種計劃應付各個組織的審查,成為一個光榮的996,暫時沒時間去追求愉悅。


前者則獲得了巨大的失敗。眾所周知,巴比倫寶庫收錄了從古至今超過四千年人類史的所有寶物,而吉爾伽美什絕非那種會用心打理雜物的人。


所以王財中,寶物堆積如山是真正字面意義的堆積如山。


還是一山連著一山快成山脈了!


在找了幾天幾夜,當了次光榮007的明君幼吉爾,在返老還童藥失效後,快樂地把爛攤子留給了未來的自己,暫時下線了。


05

被迫上線的吉爾伽美什暴跳如雷,哪怕知道即將見到稱得上友人的雜種都無法緩解他鬱悶的心情。


面對即將成為007的窘境,無所不能的吉爾伽美什計上心頭,果斷封了EA,把年老的自己給踢上線。


又一個被迫上線的賢王Caster吉爾伽美什對過去的自己冷笑了一聲,身為魔杖的支配者,他輕輕鬆鬆的就掏出可以對應目前情況的魔術道具,解決了供魔的問題。


然後,他就不下線了!!!


身為賢王版吉爾伽美什,對於年幼的自己跟年輕的自己在想什麼,他可謂是一清二楚。


幼吉爾果斷採取行動不是怕英雄王故意去傷害立香,畢竟雖然封印了千里眼,青年時期的吉爾伽美什也承認藤丸立香這位站在時光彼端的友人。


但是!


驕傲自負、立於世界頂端的英雄王,翻車什麼的已經是常態了。


清楚未來自己本性的幼吉爾,果斷採取行動,避免吉爾伽美什去吸取孤兒的魔力,將難得的友人捲入危險之中。


而為了避免成為007,那怕知道這是幼吉爾故意的,英雄王還是會選擇把年老的自己給踢上線。


但沒有千里眼的英雄王絕對想不到,賢王版吉爾伽美什決定強行佔線,拒絕年輕版本的自己上線。


賢王拿出筆記本,露出一絲冷笑。


他在紙上殺氣騰騰寫下幾行字,力透紙背、入木三分。


#千里眼養育計畫##黑歷史收集計畫##藤丸立香成長計劃##冠位master養成計畫##冠位候補的能力培養#


本王!!!拒絕!!!過勞死!!!


當立香加入千里眼三人組01



更新不定,大機率會坑


只看過同人跟玩fgo,非正統月球人,ooc預警,有私設


主cp是咕哒閃閃/咕哒羅曼(當然說不定會變成咕哒all) ,但感情線慢熱,咕哒年紀還小呢!


基本上不走fgo劇情,以前傳跟日常為主


靠腦洞開文,需要支持鼓勵,求留言!!!


有勇氣跳坑的,以下

………………………………………………………………………………

01

藤丸立香自認是一個平凡的孩子,生長在一個普通的家庭,有一個普通的上班族爸爸,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媽媽,他們死於一場普通的意外車禍。


在一家人前往爸爸媽媽過去長大的孤兒院的路上。


在清楚情況後,好心的事故現場第一發現人,一位名叫藤村大河熱心的年輕女士,幫助這個父母雙亡的年幼孩子辦理父母的喪事後,徵求了立香的意見,將這個不幸的孩子,送到了藤丸一家最後一次家庭旅遊的目的地。


冬木教會的附屬孤兒院。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藤丸立香會像他的父母一樣在這間孤兒院慢慢長大。


嗯,如果不出意外的話。


02

冬木教會附屬孤兒院是由前任主祭司言峰璃正建立的,有超過40年的歷史,在六年前的冬木大火後因為收養了那些無家可歸的孩子的義舉,名聲更是更上一層樓。


這種外界的讚譽並不能讓現任主祭司、同時也是孤兒院經營人言峰綺禮感到一絲一毫的愉快。


不只是因為他收養這些孩子的目的一開始並不那麼單純,更是因為他無法從這些外界的讚賞中得到一絲一毫的快樂。


同時,對於拒絕從這些孤兒身上榨取魔力的英雄王,言峰綺禮也充滿疑惑。


明明一切都準備就緒,但吉爾伽美什卻在六年前第一次喝下返老還童藥後,面色大變的取消了這一計畫。


03

對於吉爾伽美什來說,世界就是他的後花園,世間所有寶物都屬於王,利用孤兒的生命乃至靈魂來供給自己現世所需的魔力,也都是臣民的上貢,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在聖杯戰爭中找到一個稍稍有趣的雜種,英雄王玩味的想看看這個被挖掘出自身本質的神父會做些什麼。


為此,他不介意多在現世停留一陣子。


然後,在第一次喝下返老還童藥,打開全知全能之星的幼吉爾發現了一個更大的驚喜。


“藤丸…立香?”


第四雙千里眼的持有者,他身處時間長河彼端的友人,在不久的未來,在尚未覺醒的時候,死了!


死於英雄王對於孤兒的魔力搾取!!!


呼服一發入魂!!!第一次單抽出五星……雖然是小號←_←
覺得特別迷,我的大號雖然只玩了一個月,小號8天,都抽沒幾次,但大號的金卡有一半是Saber,小號的兩張五星都是Archer
這偏科有點迷呀

無關風月的最早構想

為了迎接新年,審神者早在幾天前便停止日課,一場在計畫中的大雪使常年保持著春季景趣的本丸難得換成一副冬季景象。

湖面結成了冰,樹梢也覆上一層白,斜斜的屋頂上厚厚的雪像是攤開的被子,讓人忍不住想試試躺起來會不會如想像中那麼柔軟。

皚皚白雪模糊了湖泊與陸地的界線,使得所有人都不敢靠近,誰都不願意成為首位測試冰層厚度的勇者,哪怕個個蠢蠢欲動,想試試滑冰、雪橇、冰釣等冬季限定活動。

事實上就誰將是本丸中第一個犧牲自我,成全大眾的人選,刀劍私下開了賭盤,目前以兩振太刀遙遙領先。

以微小劣勢區居第二的是以弟控之號聞名於世的一期一振,眾刃對他信心十足,相信他最終會磨不過粟田口短刀躍躍欲試的眼神,在弟弟們以身試法前,超脫自我。

另一振刀就比較出乎意料了,同為四花刀的鶴丸國永力壓一期一振,在這次的賭盤中大受歡迎,高居榜首。某位下重注的不知名刃士私下表示,他很願意“說服”鶴丸殿,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以報答平日的“照顧”之恩。

由此可見,這低至谷底的賠率背後隱藏著什麼另刃不寒而慄的事實。

但這些紛擾都屬於白日。

刀劍付喪神普遍畏寒,用餐的大廳在四角擺放了火盆,使得整個房間都暖洋洋的,晚餐的殘羹剩飯已經收了下去,相熟的刀劍三三兩兩的圍坐著。

短刀是最大的一個群體,他們佔據了半個大廳,在蹦蹦跳跳的做著遊戲,一期一振與左文字家的長兄顧著他們,一邊避免他們弄傷自己,一邊也防範他們被某些無良前輩拉去灌上幾杯。

幾個酒鬼將桌子併在一起,上頭已是杯盤狼藉,一個個都臉上泛紅,無法維持端正的坐姿,但仍豪邁的拼著酒,氣氛火熱,不時傳來一陣哄笑。

幾個被拖進去的刀已幾乎全數敗北、意識不清了,就連平日莊重的太郎太刀也被弟弟拉著灌了幾杯,略有些紊亂的衣服、看著弟弟的無奈眼神,顯現出從未有過的、屬於塵世的姿態。

幕末的刀劍是另一個熱鬧的大群體,先是新選組的眾刀圍剿陸奧守吉行,待他被放倒後,沖田組與土方組倒戈相向,大和守安定與和泉守兼定互不相讓,在酒桌上展開殊死搏殺。

加州清光已有幾分醉意,在一旁茫然的坐著,只有看向鮮紅的指甲時,才會痴痴的笑兩聲。崛川國廣試圖阻止這場戰鬥,但反倒成為被集火的目標,成為第二個完全失去意識的刀。

原本在大廳中四處亂竄的鶴丸,在一次對短刀惡作劇後,被一期一振扔進了酒鬼群,在日本號的強硬灌酒下,很快便不省人事,幾個好事的粟田口湊了過去,將他迎回短刀的地盤,用來源可疑的各種化妝品在他白淨的臉上作畫。

審神者看著覺得有趣,咯咯的笑著,手中拿著的酒都不小心灑了出來,他臉上滿是紅暈,眼神極亮,顯得異常興奮。

他盤坐在軟墊上,身旁盡是空了的酒瓶,那些原本在一旁觀看並不參與這場熱鬧的刀劍們,在被他拉來後,也由著他胡鬧,如今已全是東倒西歪,或半扶在桌上,或斜倚著牆壁,或側臥在蹋上,再不復平時儀態。

“山姥切……一……個、宗三……兩個……燭台切……第三個……嗯,……鶯丸……、長谷部…………四個、五個,大俱利……六個……六個……六個嗎?”審神者搬著指頭數著,語氣中帶著孩子氣的驕傲,然後像是覺得有哪裡不對,苦惱的皺起眉頭,“這是少了誰呢?”

一個很熟悉,一直在他身邊的刀。

審神者搖著頭,尋覓那個身影,他掃視整個大廳,半醉的狀態使他眼前有些模糊,往往要直愣愣的看上一會兒,才能辨別出眼前的是誰。

不遠處,一個高大的男人察覺他的視線,向他舉起酒杯,做敬酒的姿勢,審神者下意識的回應,卻只覺得手上一輕,一隻修長而有力的手取出了他手上的酒杯

“主殿開心甚好,但把我給忘了,爺爺可是會傷心的呢!”一個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那壓低的聲線不似往日清亮,帶著故作悲傷也掩不住笑意。

有什麼不對呢…?酒後的思維不復往常敏捷,這個聲音……有哪裡不對勁呢?

審神者側頭過望斜睨,屬於付喪神眣麗的面孔近在咫尺,這種超出世間的美麗哪怕是與之朝夕相處的審神者都有一瞬間的恍惚,懸著新月的正望著他,眼中淌著一貫的溫柔與屬於長者的寬厚,又总帶著幾分笑意。

啊…原來是太近了!審神者恍然大悟,他這才注意到身旁有著另一個溫度,藍髮的付喪神跪坐在他身側靠後的地方,這個位置不會影響他動作,又恰到好處的擋去那一絲絲從通風處滲入的寒風。

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坐在那裡的呢?審神者歪頭看著這振有著無上美譽的天下五劍。

換下一身出戰服的三日月宗近,穿著一身深藍色的和服和被眾多審神者戲稱為連體毛衣的內襯,不得不說,這使得他看起來親民許多,哪怕儀態依然是舊時的矜持優雅,但卻不復正裝時給人的距離感。

不過,審神者是從未在自己的這振三日月宗近身上感覺到這種由禮節與時間堆砌而成的城垣。

所以他放縱自己順從心意靠到對方身上,還改變了坐姿,將腿打直,挪動了身體找到一個舒服的姿勢。

三日月宗近配合的虛虛攬著他的主君,這讓審神者開心的瞇起了眼。

“主殿方才可是將爺爺給忘了?”刀劍付喪神在審神者耳邊問道,以一種特意壓低音量的方式。

“我才沒有,”審神者以同樣的方式回答他,像是覺得有趣,眼睛炯炯有神,他的話語是無庸置疑的認真,“我才不會忘記你。”

三日月宗近微妙的覺得自己被安撫了,但他不想顯示出這點,他將剛才奪走的酒杯斟滿,重新塞進審神者的手中,順倒給自己也倒了一杯,“還想喝嗎?”

“想,”審神者高興極了,他有些意外的道“我以為你不會讓我喝的,你总管我,嗯……還有光忠。”

“光忠?”三日月宗近意味不明的重複一次“主殿很喜歡燭台切嗎?”

“喜歡啊!光忠做飯很好吃。”審神者毫不猶豫地回答,旋即又笑嘻嘻的在三日月宗近耳邊悄然道“他剛剛也不讓我喝的,但我把他喝趴了,我很厲害吧!”

三日月宗近失笑“大廚都醉了,主殿不擔心明日的早餐嗎?”

“對喔!”審神者苦惱的皺起了眉,旋即似是想到了什麼,興致勃勃地道“我還沒吃過爺爺做的食物呢!”

“我也想嚐嚐主殿的手藝。”三日月宗近笑著提了個建議。

“我不會做飯啦!”審神者擺手道“你也不會吧!沒關係我們來喝酒,明天比光忠晚起床,就有飯吃啦!”

“哈哈哈……”三日月宗近被這個回答逗笑了,他抬手將酒一飲而盡“好,爭取睡得比燭台切久。”

相比那些被審神者迅速放倒的刀劍,平安京老刀雖然平日不喝酒,卻意外的有著不錯的酒量,三日月宗近聽著審神者的敘敘叨叨,即使大多數事情同樣生活在本丸的他都知道,但哪怕是最平凡無奇的小事,在對方口中都格外的鮮活,他垂下眼簾,為空了的酒杯斟上新酒。

酒過三巡,審神者已是醉眼迷濛,他真正醉了的時候反倒沒有半醉時的鬧騰,他的話漸漸地少了,話說到高興時的手舞足蹈也收斂了,他抿著嘴,酒杯抵在唇邊,但就僵在那裡,好似一開始的興奮勁兒已經完全消散。

“不想喝了嗎?”三日月宗近用溫和的聲音問道,像是寬厚的長輩對待任性的孩子,接受孩子一分鐘一個變化的反覆無常。

但那又絕非對待一個孩子。

審神者掙扎地坐起身,這對如今的他而言是有點困難的,在三日月宗近用始終攏著他的手幫了他一把後,才順利地拉開距離。

審神者轉頭直定定地看著三日月,眼光在他手上的酒壺與擱在一旁的酒杯轉了一圈,最後還是落到三日月宗近身上。

付喪神微微側頭,將人類形態下廣受讚揚的臉孔完全展現出來,倒懸新月的眼迎上審神者,含著笑一言不發。

“你是故意的。”審神者被他這副有勢無恐地姿態氣笑了,但對著那張臉又什麼氣都發不出來,只能控訴般的抱怨“你故意灌我酒。”

“哈哈哈,被發現了呢!”三日月宗近以袖掩面,卻沒有放下手中的酒壺,反倒說“嘛,那要再來一杯嗎?”

“再喝就真的要醉啦!”審神者喃喃道,他握著酒杯,眼神有些渙散“要醉了!”

“醉了不好嗎?”

“誰知道呢?”審神者笑了,這個笑容不似往日燦爛,只是唇角微勾,且稍縱即逝,快的三日月宗近甚至無法辨別他笑容中的意味,那個美好的宛如鏡花水月的微笑便已隱沒在酒杯之中。

審神者這次似乎是真的醉了。

他安靜的、穩穩的拿著酒一杯一杯堅定地往口裡送,他的腰板的筆直,縱使以一種不規整的姿勢坐著,也有著莫名地氣勢,讓人無法輕忽怠慢。

大廳火熱的氣氛漸漸冷卻了,除了那些神智不清的刀劍偶爾地夢囈,所有付喪神都在不知不覺間平靜下來,像是冥冥之中有甚麼在指引,他們將目光投向審神者。

他們的眼神是如此專注,以至於完全忽略了與審神者只相隔一臂的三日月宗近。

審神者沒有忽略突然安靜下來的大廳,或者說,至少沒有忽略太久,但他多少有些茫然,放空的雙眼無神地看向前方。

“呼……”他突然伸手捉住三日月宗近的袖子,迫使對方膝行至他的身前,然後,從背後摟住了付喪神,將臉埋在他的背上。

“主殿……”三日月宗近面對眼前眼神不善的同僚,緩緩地露出微笑,他輕聲道“我送你回房吧!”

他感覺到背後傳來一聲低低的“嗯。”

三日月宗近就著這個姿勢背起審神者,他沒去理會其他那些不明所以的刀劍們,只是動作輕緩的走到整棟建築唯一的二樓。

他的肩上濕了一塊,甚至滲透了厚厚的冬裝讓他感到絲絲的涼意。

三日月宗近沒有開燈,太刀差強人意的夜視能力使他無法看清房間內的一切,但憑藉對房間的熟悉,他仍準確的將審神者放在蹋上,但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

“我可不會照顧人哪!”三日月宗近打破寂靜,他有些苦惱的皺起眉頭。

“陪我就好。”審神者用帶著鼻音的聲音說道,他不等三日月宗近回答,直接將對方拉倒在床上。

“這就是所謂的肌膚相親嗎?”付喪神如此調笑,但他順從的躺在審神者身邊。

這是一個沒有月亮的夜晚,房間微弱的光線來自窗外白雪的映照,只能讓三日月宗近模糊地看到物體的輪廓,卻不足以讓他辨別出審神者的神情。

但他知道,那絕非一張高興的臉。

“我要走了。”審神者低低的道,他的聲音在安靜的房內分外清晰。

“我知道。”三日月宗近回答,他確實清楚這一點,他的主君對他分外坦承,而這段時間的準備也無不昭示他要離開的事實。“也許不只我知道。”

“我有告訴宗三,”審神者漫不經心地順著三日月宗近的頭髮,柔順的髮絲從他手中滑落“鶯丸可能猜到了,否則今天不會陪我胡鬧。”

“嘛,宗三殿……主殿對他很特別。”

“他是我的刀。”

“我也是。”三日月宗近有些委屈的道。

“所以我什麼都告訴你啊!”審神者親暱的蹭了蹭對方的臉,語帶笑意“我對你多好,酒都任你灌了。”

“可惜沒成功,哈哈哈。”三日月宗近笑道“有些話醉了就說的出口了。”

“我會說的,”審神者喃喃道。“我會說的。”
…………
宣布坑了,遊戲a了,這是最早寫的構想